切尔西对巴黎圣日耳曼女足




  • 1
  • 2
  • 3
  • 4
理論研討

擴大受案范圍完善審理程序強化執行措施 解讀新修改的行政訴訟法

2015-08-27 16:40:28 瀏覽次數:0
       11月1日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關于修改行政訴訟法的決定。

  據了解,現行行政訴訟法于1989年由七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通過,1990年10月1日起實施。這部被稱為“民告官”的法律規定了行政訴訟程序的基本規則,實施以來,在解決行政爭議,推進依法行政,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隨著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的深入推進,行政訴訟制度與社會經濟發展不協調、不適應的問題也日漸突出。人民群眾對行政訴訟中存在的“立案難、審理難、執行難”等突出問題反映強烈。為解決這些突出問題,適應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的新要求,有必要對行政訴訟法予以修改完善。

  據介紹,此次修改工作注重把握以下幾點:一是維護行政訴訟制度的權威性,針對現實中的突出問題,強調依法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訴訟權利;二是堅持我國行政訴訟制度的基本原則,維護行政權依法行使和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尋求司法救濟渠道暢通的平衡,保障人民法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三是堅持從實際出發,循序漸進,逐步完善;四是總結行政審判實踐的經驗,把經實踐證明的有益經驗上升為法律。

  可訴條件無具體行政行為限制

  新法將現行行政訴訟法中對“具體行政行為”可提起行政訴訟,修改為“行政行為”。

  現行行政訴訟法第二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當時立法中用“具體行政行為”的概念,針對的是“抽象行政行為”,主要考慮是限定可訴范圍。考慮到現行行政訴訟法第十一條、第十二條對可訴范圍已作了明確列舉,哪些案件應當受理,哪些案件不受理,界限是清楚的,可以根據實踐的發展不再從概念上作出區分,因此新法將“具體行政行為”修改為“行政行為”。

  五方面加強對當事人訴權保護

  行政訴訟面臨的“三難”,最突出的是立案難。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與政府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產生糾紛,行政機關不愿當被告,法院不愿受理,導致許多應當通過訴訟解決的糾紛進入信訪渠道,在有些地方形成了“信訪不信法”的局面。為通暢行政訴訟的入口,新法從五個方面完善對當事人的訴權保護:

  ——明確人民法院和行政機關應當保障當事人的起訴權利。增加規定:人民法院應當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起訴權利,對應當受理的行政案件依法受理。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干預、阻礙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案件。

  ——擴大受案范圍。將對行政機關作出的關于確認土地、礦藏、水流、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涂、海域等自然資源的所有權或者使用權的決定不服的;認為行政機關侵犯其經營自主權或者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農村土地經營權的;認為行政機關違法集資、攤派費用或者違法要求履行其他義務的;對征收、征用及其補償決定不服的;認為行政機關沒有依法發給撫恤金或者支付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社會保險待遇的;認為行政機關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約定履行或者違法變更、解除政府特許經營協議、土地房屋征收補償協議等協議的,納入受案范圍。同時,按照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有關精神,以簡政放權為重點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繼續深入推進,有些社會組織已承接了一部分原由政府部門辦理的事項,下一步還可能承擔更多的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職能,其行為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也應當納入行政訴訟救濟渠道。為此,新法將依照規章授權的組織作出行政行為的侵權行為納入可訴范圍。

  ——明確可以口頭起訴,方便當事人行使訴權。增加規定:起訴應當向人民法院遞交起訴狀,并按照被告人數提出副本。書寫起訴狀確有困難的,可以口頭起訴,由人民法院記入筆錄,出具注明日期的書面憑證,并告知對方當事人。

  ——實行登記立案制度。規定:人民法院在接到起訴狀時對符合本法規定的起訴條件的,應當登記立案。對當場不能判定是否符合本法規定的起訴條件的,應當接收起訴狀,出具注明日期的書面憑證,并在七日內決定是否立案。不符合起訴條件的,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裁定書應當載明不予立案的理由。原告對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訴。

  ——明確人民法院的相應責任。增加規定:對于不接收起訴狀、接收起訴狀后不出具書面憑證以及不一次性告知當事人補正起訴狀內容的,當事人可以向上級人民法院投訴,上級人民法院應當責令改正,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

  法院可對規范性文件附帶審查

  實踐中,有些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是地方政府及其部門制定的規范性文件中越權錯位等規定造成的。

  為從根本上減少違法行政行為,可以由法院在審查行政行為時應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申請對規范性文件進行附帶審查。這有利于糾正相關規范性文件的違法問題。

  為此,新法增加規定:一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行為所依據的國務院部門和地方人民政府及其部門制定的規范性文件不合法,在對行政行為提起訴訟時,可以一并請求對該規范性文件進行審查。但規范性文件不含規章。二是人民法院在審理行政案件中,發現上述規范性文件不合法的,不作為認定行政行為合法的依據,并應當向制定機關提出處理的司法建議。

展開
切尔西对巴黎圣日耳曼女足 福建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胜进倍投为什么没人用 黑龙江时时怎么开奖号码 2019年生肖合数单双表 双色球走势图胆拖玩法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二人斗地主吉祥棋牌 体彩排三6码组六遗漏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香港无错36码中特 报数21的游戏规则 信誉最好的线上娱乐 重庆时时必中技巧13458 免费永久计划软件手机版